神算子论坛

北派山水


赵老师:18606291197

黄老师:13673269801

新北派山水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美术资讯 > 学术研究

重振北派山水雄风

2019-10-22

当我们畅游名山大川时,迎面扑来雄然耸立的万仞奇峰,瞭望浩瀚苍莽的千里林海,自然风光的奇美佳境令人如醉如痴,天地造化的鬼斧神工使人惊叹折服,恍惚间会感到心灵的净化和精神的升华,这样一种物我交融的精神观照,相信每一位北派山水画神算子论坛家在采风写生时都会有所体味。

神算子论坛五代北宋时期,荆浩、关仝、李成、范宽、郭熙等中国绘画史上的巨匠,在北方崇山峻岭中体察自然,获取灵感,亲历云雾明灭、风雨山川的形态变化。他们的大山大水全景式构图的作品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呈现一种“如面前真列峰峦,浑厚气壮雄逸”的宏大气势和自然之美,形成了风格刚劲、气派非凡的“北方山水画派”。在中国绘画史的长河中,“北方山水画派”宛若一颗明珠,曾作为山水画的主流闪耀着璀璨的光华。但随着宋室南迁,绘事中心移向南方,再加上文人画逐渐发展为主流和“南北宗论”的影响,山水画风由原来的雄沉厚重转化为空灵雅秀,由大山大水的恢弘全景变成了小情小景的淡逸之境,“北方山水画派”在山水画领域的影响渐弱,发展式微,逐渐淡出中国山水画的主流。纵观中国画的历史,康有为的一段跋文说的有一定道理:“全地球画莫若宋画,所惜元、明后高谈写神弃形,攻宋院画为匠笔,中国画遂衰。”

继承中华民族千年文明传统文化,是山水画家义不容辞的责任。但古典山水画过于严谨的程式化、模式化套路束缚了画家们的手脚。如今多少画家,甚至青年画家的作品看起来宛若古画啊!观今日之天下,国家强盛,民怀豪情,怎能总把画笔停留在百十年前呢?泱泱的国度,盛世的年华,总要有鸿篇巨制、黄钟大吕般的作品问世;书写激昂文字,描绘祖国美景,表现阳光向上,讴歌民族精神,以新的审美图式创作大山大水是我们这一代山水画家的使命。艺术家的责任感令我们重新审视千年来的绘画传统。当我们把目光触探到唐宋之风时,发现除却历史的人文因素之外,“北方山水画派”气势泱莽的大山水画风竟和今天的时代诉求有着可以相通的契合之处。但是,人类文明的发展在于变革,在于对本身的文化传统从不一成不变地去套就,“北派山水神算子论坛”在今天也应当有一种全新的面貌。

新北派山水

为了寻找“北派山水”在今天的全新样式,作为一个画家应当进行多种形式的探索。传统的笔墨技法自然是根本,皴擦点染的笔法墨法非但不能丢弃反而要充分地继承和发挥,古画中有的当然要汲取;古画中难以找到而在画论中有所阐述的,比如泼墨破墨等等技法,我们也应当尝试运用,形成笔墨丰富多变的效果;同时还可吸收外来艺术精华, 比如素描、色彩、光影、体面、形式构成等等,甚至包括摄影、电影在内的其他艺术门类也不妨有所借鉴。借鉴运用多种绘画语言, 将具有时代感的大自然的美寓于传统的笔墨构架中,塑造一种远视气势宏大近观变化多彩的山水图式,形成了风格突出的 “新北派山水神算子论坛”风貌。这“新北派山水”不要新的程式化和套路化,应当提倡多样而独立的风格形成百花齐放的格局,艺术繁荣的关键在于精神的解放和思路的豁达。

我们只有深入到大自然的怀抱之中,才知处处皆有奇绝动人的美还远在美术作品之外;而唯有进入到峡谷幽壑深处,才会发现许许多多奇特多姿的山石结构,还远非程式的传统技法所能尽述;那气象万千景色迥异的“云烟惨淡风月阴霁难状之景”,使我们羞愧于自己绘画语言的贫乏。中国画偏重笔墨样式、程式化的抽象变形、重表现自我而轻写实描绘的倾向,集中体现在对自然的远离。这种远离使大自然本身所具备的美被淡化、被忽略、被隔离在艺术之外。今天,重新提起对表现自然美的呼唤,其实是一种在广义上的对自然的回归。

在现代工业高度发展的今天,只知征服和索取大自然的人类,已经因为破坏自然生态而开始遭到大自然的报复。如今大自然的每一方净土,都成为人们心驰神往的地方。以艺术的形式“回归自然”在某种意义上也可视为人本体和大自然在更高层次上的谐和。

历史上“北方山水画派”艺术理念的核心,是深入自然,通过观察、写生、深入理解其中的奥秘和内涵,汲取自然中的“真境”。艺术上的“回归自然”应当是一种观念和意境上的回归,并非以自然主义的的手法描摹物象的外在形态。如将山水画画成如同西画的风景写生,则一定使观者索然乏味,何况用国画工具也无力与油画一争写实之高下,笔者亦无兴趣用毛笔宣纸直接对景写生。我们的先人非常聪明,他们留下来的山水画的精髓是意象造型、散点透视,边走边看,千里江山,尽收笔底。其实,任何一个视角的景观之美都不可能比将多视角景观的美集中起来更美。将自然美景重新剪裁、变幻并组合,使自然之美更强化而具神奇之魅力,即营造出一种“自然”,这也就是传统中所谓的“胸中丘壑”。这种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的壮美的山水画作品会更贴近我们这个时代。

重振北派山水及对“新北派山水”的探索过程中,只有深入生活回归自然, 体察大自然那种勃发的生机、律动的生命,在与自然的坦诚神交中捕捉自我心灵的瞬间感受,畅游清新多彩的大千世界,才能将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特征投射到艺术作品之中,为自己的作品打上鲜明的时代印记,为重振北派山水的雄风做一点有益的工作。


近期浏览: